快捷搜索:  �Ҽü  sqlע�ë  ��Ʒ  ��Դ  ��һ  ֯�Î  �Ż¯  ��Ŀ

明星光环与畸形欲望的博弈:陈羽凡投资20家公司商业帝国风雨

 

11月28日,文娱圈爆出的瓜,可够大众们吃的了。一早起来,先是薛之谦前女友“锤姐”李雨桐,在11月28日清晨爆出薛之谦跟李小璐不清不楚,自带热搜体质的李小璐小姐,直接使李雨桐的锤砸到了贾乃亮头上。

随后贾乃亮姐姐发文怒骂网友,晚些时候贾乃亮自己亲自发文暗指自己一个人过得很开心;蒋劲夫冲上微博热搜第一,此前他疑似对日本女友施行家暴,该工作继续发酵,28日自首被逮捕,目前在巢鸭警局。

 

 

如此热闹的场景,戏精马蓉自然不会错失。马蓉蹭着转发了人民日报微博,隔空喊话王宝强,期望王宝强好自为之。不过,除了劈腿家暴之外,羽泉组合成员陈羽凡吸毒,是吃瓜大众最为关心的工作之一。

 

 

工作是这样的:

最开端,先是有网友在微博爆出陈羽凡吸毒被抓。随后,陈羽凡经济公司巨匠文娱立刻发出声明辟谣,陈羽凡自己微博也更新“One love”,但随后被人指出不是其常用微博小尾巴。鉴于文娱圈的特别特点,吃瓜群门都是等一等且看的心态。

 

 

谁知比及下午,热搜好不容易才下去,龙卷风般的打脸就来了。安全石景山针对11月26日发生的一同吸毒案子进行了通报通报中提到,石景山公安分局在北京某小区抓获了2名涉毒违法人员陈某(男,43岁,歌手)和何某某(女,25岁,无业),因吸毒、非法持有毒品,两人均被行政拘留。随后安全北京转发,配文“毒品,让‘最美’凋谢”。系指陈某即为歌手陈羽凡。

 

 

而人民日报发文和配图,正式将其盖棺事定,断定陈羽凡无疑。

 

 

随后,生意公司和自己账号先后删除微博。而多年队友胡海泉在事发后,用十个为什么质问了陈羽凡,被不少人解读为震动和痛心,也被不少网友戏弄为:“我没参加,和我无关”。

 

 

原本定在12月25日开的羽泉二十周年圣诞演唱会,此前虽经过了多轮宣传,但是在陈羽凡吸毒被捕之后,该演唱会也宣布被撤销。而与陈羽凡一同被捕的“何某,也引起了吃瓜大众的注意。据知情人士爆料,何某是陈羽凡的同居女友,两人已交往多年。

 

 

该音讯的爆出,将陈羽凡前妻白百合带上热搜。去年白百合与“小狼狗”男友同游泰国,疑似与陈羽凡婚内越轨,后来又被爆出隐瞒离婚后继续与陈羽凡秀恩爱。白百合的工作和口碑因而一落千丈。

随后,陈羽凡被爆出喝酒买醉、带两人的儿子“元宝”深夜在酒吧喝酒消愁、怒砸狗仔车窗等新闻,陈羽凡在大众心中,是老实人、性情消沉、不善言辞的形象深入人心,当时也博了一大把怜惜。

 

 

而陈羽凡吸毒的论调,也在当时离婚工作爆出后不久出现。早在2016年,就有网友爆出过陈羽凡何白百何现已协议离婚了,双方协议三年后公开,而两人离婚原因就是男方吸毒。甚至有网友找出,陈羽凡在酒后为了不让狗仔盯梢自己,说过“在北京我什么事都能帮你摆平,卖白粉都能帮,所以别跟拍我了,交个朋友,多个朋友多条路”,当时的陈羽凡酒后语无伦次,也没实锤。这件事很快被翻了过去。

 

 

到现在,与陈羽凡吸毒相关的论题仍然挂在热搜上。由陈羽凡牵扯出的一系列工作,不由让人疑问,曾经是一代人青春回忆、有过许多经典的羽泉组合,为何走向今日的归途。

陈羽凡在1998年与胡海泉组成羽泉组合,并且签约滚石唱片正式出道。1999年,“羽泉”推出首张专辑《最美》,成为当年的内地销量冠军。随后在2000年和2001年推出的专辑《冷漠到底》《酷爱》也同样登顶年度内地销量冠军。

 

 

羽泉出道至今一共发行了12张音乐专辑。为乐坛留下了诸如《最美》、《冷漠到底》、《深呼吸》、《奔跑》、《酷爱》、《不弃不离》等经典歌曲。一起,两人的创造才调交融轻快明亮的曲风和节奏,歌曲在当时的学生和年青人中传唱度极高,唱片累计销量逾1000万张。

羽泉组合早已不仅仅是组合的代名词,更成为一个年代的标志。凭借出色的著作,两位成员胡海泉和陈羽凡的在大众心中根基也很深。出道多年来,很多粉丝也在继续为与与羽泉留下的“情怀”买单。

 

 

羽泉正火的年代,正是内地唱片工业逐步由繁荣走向阑珊的初步,数据显现,从90年代末开端,国内的唱片销量每年以40%左右的份额下降。在大环境不景气的前提下,羽泉组合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,实在是可圈可点。

2008年的福布斯名人榜显现,羽泉组合以720万元的年收入位列第46位;2014年年收入达2360万元;2015年年收入则为2930万元,是为数不多的上榜歌手之一。这些年来国内演员的报酬继续上涨,羽泉的收入也在陡增。除此之外,近几年两人不断参加综艺节目,也为其贡献了不少收入。

 

 

据大略计算,羽泉参加的综艺节目包含《蒙面唱将猜猜猜》、《最美和声》、《奔跑吧兄弟》、《我是歌手》、《我国新声代》、《梦想的声音》、《我国好歌曲》、《加油美少女》、《大牌驾到》、《嗨唱起来》、《异口同声》等。

2013年,羽泉的工作在参加完湖南卫视的《我是歌手》节目后迎来一波小高潮。据悉,该节目播出后,羽泉的出场费暴升10倍。随后又有有关媒体报道,在《最美和声》节目中,陈羽凡、胡海泉每人都有400万元报酬;此后在《我国新声代》、《我国好歌曲》、《加油美少女》、《梦想的声音》等综艺中,被爆出的羽泉出场费均超千万元。

 

 

在羽泉组合发展歌手工作的一起,胡海泉开端逐步把主要精力放在出资圈,在文娱圈曝光度逐步下降,但一向不为外界所知的出资工作一向风生水起,特别是在2016年海泉基金走向正轨、知名度逐步扩大今后,胡海泉的许多精力都放在了出资上。

受此影响,陈羽凡也进入出资圈。他以真名陈涛的身份出资了很多公司,涉及了文明演出、演员生意、餐饮、物流等多个抢手范畴。天眼查显现,陈羽凡先后建立、出资了20家公司,并得到了很多本钱圈大佬们的支撑。

 

 

陈羽凡参加的还有一家申请在新三板挂牌的公司。2015年5月,胡海泉和陈羽凡合资成立了巨匠出资管理有限公司。该公司旗下出资了多家文娱公司。申请在新三板挂牌的巨匠文明,就在其间。吸毒工作过后,巨匠文明的上市之路,要否“凉凉”,全部未知。

吸毒一时“爽”,但吸毒之后,等候陈羽凡的不仅仅是牢狱之灾,还有演艺工作的终止,和对其背面的本钱和企业也构成的连累。

 

 

近年来,很多本钱的介入和文娱圈的畸形发展,催生了相当大的明星群体。他们不仅在社会上有着较强的影响力,一起也依托影响力和曝光度,获得高额收益。但是,作为大众人物的明星们,在生活中却缺少相应的监督。“贵圈真乱”也成为文娱圈的固有印象。

近些年来,许多明星,包含宋冬野、尹相杰、李代沫、柯震东、张默、宁财神等人,在愿望的裹挟下,漠视法律和社会影响,因而几乎断送了大好的演艺工作。

 

 

而早在2014年,有关部门就将关于有吸毒、嫖娼等行为的演员界说为“劣迹演员”,并在电影、电视剧、各类播送电视节目、代言广告节目和网络视听节目中,都对其进行了限制。一旦涉毒,明星的工作很难东山再起。

不可否认的是,文娱业繁花似锦的背面,的确隐藏着一个混沌的国际。有些人一边想要保持住正面的“明星光环”,一边又抱着侥幸心理放纵自己的愿望,不断在违法边缘张狂打听。但是,假如他们不能有效地束缚自己的行为,陈羽凡今后,还会有人跳过红线。

 

 

但始终有一点很重要:不管有过多么辉煌的演艺成绩,大众都对吸毒,零忍受。